• <i id="m8vrc"><sub id="m8vrc"></sub></i>
      <blockquote id="m8vrc"></blockquote>
    1. <u id="m8vrc"><track id="m8vrc"></track></u>
    2. <blockquote id="m8vrc"></blockquote>

    3. <b id="m8vrc"><video id="m8vrc"></video></b>
    4. 工程案例展示
      聯系我們

      鋒速達通風降溫系統

      電 話:0579-81328720> 傳 真:0579-81328720
      聯系人
      售前咨詢:13388660553
      技術指導:18858318765
      售后服務:15068216608
      地址:上海 金華 嘉興 襄陽

      負壓風機廠_業內再拋海上風電低價中標質疑聲風電機組發展不可一

       “您認為海上風電的合理電價是多少?”

        “我只能說,我們在首輪海上風電特許權招標中大豐20萬千瓦項目的報價是0.6396元/度,這個價格我們可以做到。”

        以上對話發生在11月19日舉行的2010亞太綠色電力峰會的風能會場,由蘇司蘭(suzlon)(天津)有限公司CEO Laur 相關公司股票走勢

        金風科技振華重工ence H. Alberts,向龍源電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916.HK)(下稱龍源電力)總工程師楊校生發問。

        作為2002年電力體制改革的"成果",龍源電力成為中國國電集團公司全資企業,并接收原國家電力公司系統的全部風電資產。2009年7月改制后,同年12月在香港上市。

        伴隨著全球風電熱潮,龍源電力也一路狂奔為中國風電的"大佬"。到2009年年底,龍源電力的風機裝機容量達到4842兆瓦,比2008年增長了1918兆瓦。而在日前海上風電招標中,其再次低價斬獲中標。

        看起來,盡管首輪海上風電特許權項目招標中標結果已經公布1月有余,Laurence H. Alberts或許仍然對龍源電力海上風電的報價心存質疑。

        實際上,如果Laurence H. Alberts能夠再耐心一點,或許可以從5個小時之后,同樣在這間會議室內進行的一場主題為“海上風電投融資”的小組討論中,獲得更接近他本人想法的答案。

        彼時,除了Laurence H. Alberts,楊校生也已經離場。不過,關于海上風電的電價問題不僅沒有離開,反而更為激烈。

        虧本圈海?

        “現在海上風電在中國,各家都是虧本圈海。”當日討論中,北京中創碳投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郭偉斷言。

        通過一些數據模型的測算,郭偉認為,如果想要獲得8%的IRR(內部收益率),龍源電力中標的大豐項目上網電價應該超過0.9元/度。

        自從去年12月10日在香港上市,龍源電力的多名高管曾在不同的場合向公眾表示:龍源電力不做虧本生意。但這樣的承諾,并沒有讓所有人信服。

        郭偉以上海東海大橋海上風電項目做類比。他分析,在不考慮碳資產價值的情況下,即使是東海大橋項目0.978元/度的稅后上網電價,其IRR也僅為4.7%。

        根據公開信息,屋頂風機,東海大橋項目總投資23.6億元,累計裝機34臺,裝機容量100兆瓦,年上網電量為2.6億度,單位千瓦造價為2.3萬元。

        不過,因為此項目的CDM申請已于2009年9月24日在EB注冊成功,每年可減少碳排放247128噸二氧化碳當量(tCO2e),所以,當碳資產的價格達到11.5歐元/噸左右,東海大橋項目的IRR可以達到8%。

        郭偉表示,“現在海上風電的開發成本約為2萬元/千瓦,但因為投資方的中標電價太低,投資回報率可能只有3%-5%。”

        這就意味著,目前所開發的海上風電項目,如果想要獲得項目投資的財務效益,一半左右的決定因素取決于CDM項目的申請是否能夠在EB注冊成功。

        攤銷成本術

        但項目開發商們卻并非如此悲觀。

        “凡是參加海上風電投標的單位,廠房降溫設備,都有非常自信的財務核算。”一位來自龍源電力的人士向本報記者坦言,“當然,這是有條件的。”

        他透露,鋼筋、水泥、設備和施工等的成本,該加則加、該減則減,只不過是加的時候少加,減的時候多減就行了。

        該人士拒絕談論龍源電力是否使用了這樣的“加減法”游戲,但他表示,在電價不可能改變的情況下,龍源電力可能需要合作伙伴一起來攤銷成本。

        實際上,首輪海上風電特許權招標堅持“三合一原則”,投標者必須是一個由電場投資方、風機制造企業和風場建設安裝企業捆綁而成的聯合體。

        龍源電力中標的大豐20萬千瓦項目中,捆綁的是金風科技(002202.SZ;02208.HK)和江蘇龍源振華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龍源振華)。

        今年6月18日,由龍源電力和上海振華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資1.5億元人民幣成立的龍源振華,絕對是龍源電力的“自家人”,要其壓低工程費用自然不是難事。

        但對于金風科技這個長期合作伙伴來說,是否愿意與龍源電力“患難與共”,并不是外人能預測的事。

        在2010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期間,金風科技召開的H股上市說明會會后,其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武鋼告訴本報記者,“特許權招標的投標電價確實有點低,合理的價格應該在0.9-1元/度左右。”

        武鋼透露,此次海上風電項目中,金風科技將為龍源電力提供2.5兆瓦的機組。但因為還沒有實現批量生產,2.5兆瓦風機的價格會比目前1.5兆瓦風機高約30%,但“金風科技仍能從大豐項目中盈利。”

        不過,前述龍源電力的人士透露,“我們不排除要求金風科技再降低報價的可能。”

        這位人士給出的解釋是,“海上風電的工程我們沒有做過,可能會有考慮不周的地方,但是風機他們做過,成本是多少,他們自己肯定有核算。”

        變電站未建隱情

        武鋼堅信大豐項目中與龍源電力合作能夠盈利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龍源電力在潮間帶風電場的開發技術上已經成熟了。”

        實際上,先于大豐的項目,龍源電力此前已開發了國內首個海上(潮間帶)風電項目,該項目位于江蘇如東,總裝機容量為20兆瓦。

        根據該項目的前期可研報告,其上網電價在0.8元/度左右,單位千瓦造價在1.5萬元。公開報道顯示,9月28日,龍源電力所屬如東潮間帶實驗風電場已經全部建成并投產發電。

        但亞太綠色電力峰會間隙,記者向楊校生詢問該風電場的上網電價情況,他向記者表示“目前只是有電量,還未結算電價”。他同時解釋,這個實驗風場并不以盈利為目的,主要是為了將來大規模的開發進行技術和經驗的準備。

        前述龍源電力人士證實了這樣的說法,他透露,“該實驗風場位于如東環港外灘,離岸約3-7公里的潮間帶區域,由國內8個廠家提供的9種機型、共16臺試驗樣機組成,總投資約5億元。”

        但一位曾經參觀過如東實驗風電場的設備廠商的技術人員向本報記者稱,“如東風電場更多的是在打樁技術上做研究,但也都是把陸上的技術直接搬過去了,并沒有專屬設計。”

        這名技術人員舉例說,安裝船就是把河流上的駁船開過來,駁船的特點是平底,所以在淺水區也能開,而且大的駁船的載重能夠承受風機的重量。“駁船是漲潮的時候過去,落潮的時候就往地上"一坐"不走了。”

        據了解,除了施工的設備不同,海上風電與陸上風電相比,升壓站的建設也更為復雜。

        “當海上風電場的規模和輸電距離達到一定程度時,風電場升壓站需要建在海上。”前述設備廠商技術人員解釋,海上升壓站的建設成本通常是陸上的幾倍,而且由于成本的考慮不得不將設備占用的空間壓縮得足夠小。

        但據這位技術人員透露,在如東的風電場沒有見到變電站,“和東海大橋的風電項目一樣,直接把電纜從海底拉至岸邊。”

        “海上變電站一定需要,因為風機發的電電壓很低,傳不了多遠。”前述龍源電力的人士表示。

        但他覺得這并不是一個問題,地溝送風,“中國所有的開發商目前只是沒有經驗,但是自己不會做可以請外國人做。”

        不過,這位人士還是承認,目前的海上風電發展的太快。他表示,當初龍源電力做實驗風場,就是希望等到開發技術成熟了才大規模的發展。

        在他看來看來,包括龍源電力在內的幾大電力集團,都有被“趕鴨子上架”的無奈。

        “比如,實驗1-2年后,我們就可以知道風機的運行情況,電量輸出和設備維護的成本,可以大致得出一個合理的價格”這名龍源電力人士略帶無奈地表示,“但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得出一個結論,特許權招標就開始了。”


       隨著近年來中國風電產業的飛速發展,特別是海上風電市場的啟動,生產5兆瓦、6兆瓦甚至更大功效的風機,成為一些風電供應商和開發商的追求。業內多位專家日前在北京召開的風能產業技術合作研討會上對此指出,中國風電產業要健康發展,不能一味貪大。

        風電大機組發展受到政府鼓勵?

        針對中國風電市場近年來出現的追求機組大功效化的趨勢,中國風能協會副理事長施鵬飛分析認為,風電機組大功率化的方向實際上受到政府的鼓勵。

        “一方面從海上風電看,最近剛搞了招標,中標者均為大容量機組;另一方面從目前陸上風電看,可能將于本月底進行的哈密風電場和張北二期風電場的集中設備招標,也提出了單機2.5兆瓦以上的要求。”施鵬飛由此分析,“政府似乎在鼓勵風電大機組的開發。”

        中國科學院院士徐建中說,中國風電向著大機組、大容量發展可能是不可避免的,我感覺這是一個總體趨勢。但在這一趨勢下,我們是不是做好了相應的準備呢?如果風電機組一味求大,將來會帶來配套葉片、安裝運維等許許多多的問題,這些都需要我們從基礎研究、應用研究一直到設計制造各個環節一個一個解決,關鍵是要把工作做踏實。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長石定寰告訴記者,他并不反對大機組的建設,但他同時認為,搞大機組應該克服“浮躁”心理,不能一哄而上,都搞大的。

        “我覺得政府不應該規定風電單機容量的大小,而應該由企業、由市場來決定。”全球風能理事會秘書長史蒂夫·索耶說,如果市場的驅動力是由風力發展的目標總體推動,由目標來決定單機容量的大小,這不是科學的。因為風電發展還受到安裝地點的風速條件、空間條件等多種因素限制。

        多大功率的風電機組是合適的?

        專家們認為,風電機組的發展絕不是越大越好。那么多大的風機是合適的呢?

        施鵬飛從“度電成本”的角度作出分析:“在兩年以前,我國風電機組以850千瓦、750千瓦等千瓦級風機為主。因為那個時候兆瓦級風機造價太高,1.5兆瓦風機每千瓦造價起碼在6000元以上,而現在降到4000元了。所以講機組的大和小,要隨著產業發展的不同階段,做出最經濟的判斷。”

        科技部高新司能源與交通處處長鄭方能說,海上風電的發展為大機組提供了機遇。但風電機組多大是經濟的、科學的,這個是一個階段性的、相對的概念。10年前500千瓦就是一個最經濟的容量,現在可能是2.5兆瓦,過兩年隨著科技的發展——比如在材料領域取得突破使得風機重量降低,風機的安裝技術也取得突破——風機的最優容量將會更大。但是,發展不會是無止境的,應該存在一個相對最優的容量。

        維斯塔斯技術研發業務總裁芬恩·馬德森認為,風電機組發展方向不是一味求大,而是求優,技術演進的曲線是不斷向前發展的,每一兆瓦風機的安裝成本和生產成本正在不斷下降。比如說10年前1兆瓦的成本可以做到現在的2兆瓦的單機;更大功率的風機不一定能夠幫助降低度電成本。比如,單機2.5兆瓦的風機效率其實比單機功率3兆瓦風機還要高得多。此外,還有陸上風電和海上風電不同,海上風電特別是物流安裝比較復雜,對單機容量要求也不同,我們現在看到全世界有75%的風力資源都屬于低中速風,也就是槳葉面積需要進一步提升,控制系統要更加智能化,不一定要做得更大,但要更加高效、智能。

      鋒速達負壓風機-大北農集團巨農種豬示范基地風機設備水簾設備供應商!臺灣九龍灣負壓風機配件供應商! 主要產品豬舍通風降溫,豬棚通風降溫,豬場通風降溫,豬舍風機,養殖地溝風機,豬舍地溝風機,豬舍多少臺風機,廠房多少臺風機,車間多少臺風機,豬舍什么風機好,廠房什么風機好,車間什么風機好,多少平方水簾,多大的風機,哪個型號的風機 相關的主題文章:
      推薦案例
      xxxx精品无码高清_2022自拍偷在线精品自拍偷_五月天在线免费av_第四色最新网址

    5. <i id="m8vrc"><sub id="m8vrc"></sub></i>
        <blockquote id="m8vrc"></blockquote>
      1. <u id="m8vrc"><track id="m8vrc"></track></u>
      2. <blockquote id="m8vrc"></blockquote>

      3. <b id="m8vrc"><video id="m8vrc"></video></b>